探访贵州复课的高三年级 防控教学两不误
来源:探访贵州复课的高三年级 防控教学两不误发稿时间:2020-04-01 22:10:39


当前美国面临的两大困境是:第一,大选和抗“疫”的双线作战;第二,救市和救“疫”的交织并行。

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3月30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德国极低的病死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德国的核酸检测能力在不断提升,目前每周可以检测30-50万份,接下来将提高到每天20万份。检测人群不断扩大,就可以早发现、早隔离,切断感染链。另一方面,“德国的重症监护病床数量还是有保障的”,除了医治本国重症患者外,近日还接收了一些法国和意大利的重症患者到德国救治。“可以说,德国的医疗系统目前尚有一定承载能力。”

“二战以来德国最大的挑战”

第四,疫情的重灾区是包括纽约市在内的大城市,美国没有可能采取中国特色的武汉式绝对封城和人不出户,这在法律上和实际上都做不到。总统、州长和市长的权力都非常有限。

“60%-70%在德国的人将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10日在议会党团会议上发出这样的警告。

大选之年遇上疫情漩涡,美国政府不免压力山大。

而对于最后这一点更为深层次的原因,CNN主持人法里德.扎卡里亚在最近的节目中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并且直指美国政府的无能。

虽然1月底德国就确诊了首例感染病例,但那时,城市的防控举措尚未开始。“那时,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没有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直接影响。”小莫说,直到意大利疫情大暴发,他才开始感受到城市防控的缩紧。

选情方面,特朗普的民调走高,整体民调从1月间的40%上升到目前的45%,接近2017年当选总统以来的最高水平。不过民调专家表示,在国家危机期间,美国倾向于团结在总统身边是很正常的事情,且特朗普频频现身电视与广播也足以影响一部分通常不关注政治的选民,因此产生了所谓的“聚旗效应”(rally 'round the flag effect)。

法里德.扎卡里亚表示,美国正在为过去几十年的错误买单——把独立机构变得政治化,幻想地方管理,联邦机构人手不足但负担过重,再加上规章制度、政治授权以及规则繁多,官员们几乎没有自由裁量权。